总攻张大爷

语文课没控制住自己

嘉德罗斯在烈焰山修补武器
格瑞在寒冰湖修补武器
那银爵大概是在地下矿洞修补武器吧 煤炭资源精华

【雷安】刚刚好⑵

*是完全没有想到会有后续的刚刚好的序章。
*会有后续的(大概。)
*「内是对话」『内是想法』
*两人都是高中生的设定。
*ooc慎入!!!









甜甜的。
空气中弥漫着新鲜烤出的面包的香味。
却又稍苦。
咖啡呼呼的冒着热气。
光线从窗户折射,在桌面上形成一道美丽的弧线。
像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恰好,全身的细胞都慵懒的冒泡。
空调的冷气和咖啡的热度交织形成完美的温度。
「一切都是那么刚刚好。」

距上一次陌生的情绪和做出不受控制的举动已经过去了两周。
但没有任何不同。
那人什么也不知道。
他也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只是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思绪完全停不下来。』
『太奇怪了,不应该的。』
他看着桌面,修长的手握着精巧的勺子轻搅着咖啡。
思绪万千。
甚至说不能明白自己在思考什么,总之是在思考。
苦涩的咖啡给这场不明所以的思考带来一抹半明了的滋味。
在安静的咖啡厅中发出不爽的声音。
「真吵。」

就像是达成某种触发条件。
不经意的一撇,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扰他安眠的少年。
现在正穿着服务生的衣服拿着板子和笔在咖啡厅中走着。
他弯下腰询问着一个顾客。
祖母绿的眼瞳依旧美丽的耀眼,嘴角上翘的角度正好。
「笑的真好看。」
他不禁想。
下一秒便想否决,却又一瞬间放弃。
「好看就是好看。」
「就算是死对头也好看。」
他从来不是个胆怯的人。
想到这儿,他不由得嘴角上扬。
笑的稍坏。
「服务生,过来一下。」

「好的。」
那人立刻回应。
却在转身看清人后发出惊叹。
「恶党?!你怎么在这儿。」

「还用问吗,白痴骑士。」
『这家伙真的是白痴啊。』
嘴角不自觉上扬。
「来咖啡厅当然是来喝咖啡的啊。」
「怎么?对于顾客还要区别对待?」
『其实只是恰好罢了。』
看着那个白痴骑士露出吃瘪的表请。
『有点开心。』
他不由得这样想到。
「我劝你最好安分一点。我是不会让你在这里胡作非为的。」
褐发少年皱起眉头,语气中满是严肃。
『明明笑起来那么好看,却偏要对我皱着眉头。』
『心烦意乱。』
面上却掩饰的很好。
「喂,我在你心目中就这么坏的吗?」
雷狮对着安迷修挑了挑眉。
「难道不是吗?」
安迷修也语气不善的回应。
「就算再坏的人也需要休息的吧。」
「别把我想的那么敬业好吗?」
语气带了些无奈的调笑气味。
「废话少说,你叫服务生干嘛,我很忙的,没时间听你在这儿乱侃。」
「诶,别急嘛,这儿不是有个活动,什么花费满一百八可以让服务生做件能力之内的小事并拍照贴在墙上留念嘛。」
安迷修眼皮以肉眼可见的跳了跳。
「......没错。不过你要是想做坏事,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别把我想的那么坏啊,众目睽睽我能把你怎么样?」
「.......我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打的架还少吗?」
雷狮发出一声嗤笑,果不其然收到了安迷修不信任的眼神。
「就这一次,相信我怎么样?」
不知为什么,安迷修感觉心口一窒。
「......好吧,就这一次。」
_
「喂,我说,你点这么多,吃的完吗?」
安迷修极其复杂的看了雷狮一眼。
「放心,都交给卡米尔,完全没问题。」
「那么,说吧,要我做什么?」
「离我那么远干嘛,过来点儿。」
安迷修极其别扭的靠近。
「给爷笑一个。」
雷狮说出了臭流氓调戏小姑娘的经典台词。
「诶哟,痛痛痛,不是说好做件力所能及的事吗?笑着跟我拍张合影怎么了?」
在打了这个恶党一拳之后,安迷修才明白了什么。
「也就是说?你花那么多钱?就是要我笑着和你拍张合照?」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不,其实问题大到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安迷修默默腹诽。
「怎么?做不到吗?」
「不......和别人很容易,但和你,还真有些难度。」
「嘁。」
雷狮发出不屑的鼻音。
『虽然明白,但是从他口中说出果然还是很不爽啊。』
雷狮暗想。
「快点,我时间很宝贵的。」
在安迷修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同意。
「好吧。」
『一次合照而已。』他想
_
「三,二,一,茄子——!」
店长笑容满面的给两人合了照。
「真好看呐!」
店长看着合照不由得惊叹。
「果然长得好看怎么照都好看。」
拍立得将照片洗出。
店长将照片交给雷狮。
雷狮接过端详两秒,
「嘁,安迷修你离那么远干嘛?」
「哈?这还用问吗?我怎么可能会想和你这种恶党离得近啊!」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这真的是恶党吗?』
「喂,我说,你怎么了?」
最终安迷修还是神情复杂的发问。
「我怎么了?」
雷狮回予一个更加疑惑的表情。
「今天......不对,是近两个星期。」
「你没来找我麻烦,也没跑来嘲讽我。今天居然还拉着我合照?」
「你不会是疯了吧?」
雷狮眉头皱的更深了。
「有吗?我不来找你很正常啊,我平时很忙的啊,谁那么有闲心没事就来嘲讽你。」
「还是说,你实际上是个抖M?我来嘲讽你你就会很高兴?」
安迷修气的发抖,空气中的咖啡因子仿佛都被怒气所点燃。
「......恶党,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悔改!你真的是糟糕透了!」
「呵,怎么,要来打架吗?」
「啊,你们冷静一下。」
小小的喧哗在安静的咖啡厅中引起躁动,店长连忙过来劝解。
「安迷修,别生气,我想这位客人大概不是故意的。」
「客人你也先不要着急,大概只是误会而已。」
「虽然不明白你们有什么过节,但是你们刚刚不是还笑的很开心的合影了吗?」
店长忙拿出照片。
「所以,大家都是朋友吧。」
「谁跟他是朋友了!」
「谁跟他是朋友了!」
两句相同的话同时响起。
两人同时互瞪了一眼。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我不愿意在这儿和你打架,会给店长和顾客带来麻烦。」
雷狮嗤笑一声。
「说的我好像愿意理你?」
「你真是高估你自己了。」
他站起,转身离开。
当真是行如流水,一气呵成。
「等等!客人你的蛋糕!」
给了安迷修一个安抚的眼神。
店长慌忙追了出去。
_
『他抽什么疯。』
安迷修不由得烦躁的想。
但良好的素质让他很快平静下来。
无意中撇到桌上的合照。
雷狮和他笑的开心。
似乎明白了店长说的「漂亮」是什么意思。
阳光透过玻璃变得不再刺眼,柔和服帖的映在两人的发梢上,镀上了金色的边。
视线不由自主的移到刚刚才吵了一架的人身上。
紫罗兰色的眸子弯着,嘴角的笑容嚣张的不行,却也让人热血起来。
看着雷狮的笑容心跳突然暂停了一瞬。
下一秒便否决。
安迷修被从未出现过的情绪吓到。
他用厌恶抚平陌生的心绪。
『太不可一世了。』
随手将照片扔进了垃圾桶。
_
『烦死了,烦死了!』
『那个白痴!』
风把发带吹的扬起,也吹散了少年人的冲动。
「你的蛋糕!」
身后传来慌乱的声音和急促的呼吸。
恍然间才想起自己买的蛋糕没拿。
『真是个尽职的店长。』
「呼...客人你走的真快。果然腿长就是好啊.......」
店长急促的喘着气,将蛋糕交到雷狮手里。
「抱歉。」
想了半天,这个「恶党」难得的道歉。
店长愣了一下,似乎也没想到之前还十分嚣张的人会道歉。笑道「哈哈哈没事,多运动运动是好事。」
空气凝固几秒。
「那个......」
店长有些迟疑的问。
「?」
雷狮回应一个疑问的眼神。
「你们是,恋人吗?」
「哈?」
就算镇定自若如雷狮也惊讶不已。
「不,应该是,旧情人什么的?」
『哪只眼睛看出来的?我们这个状态就算猜也是情敌吧。』
雷狮腹诽,看向店长的眸中暗了几度。
「不,」
刚吐出一个字却被店长堵了回去。
「先别否认,」
「可能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你看安迷修的眼神和我爱人看我的眼神是一模一样的。」
「虽然不明白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导致了分手,但是请相信我。」
店长严肃的仰头看他,目光中的认真让雷狮也不由得正经起来。
「去追回来吧,你还是爱着他的。」
_
店长离开之后,雷狮站在原地愣了很久。
忽的一颗冰凉的水滴打在他的脸上使他清醒过来。
『要下雨了。』
天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阴沉下来,黑压压的似蕴藏风暴。
那颗滴在雷狮脸上的雨滴像是指挥棒落下,雨滴开始淅淅沥沥的落下,弹奏起一曲不知名的自然乐章。
却巧妙的让雷狮思考起了店长的那番话。
他走到便利店的棚下躲雨,却发现冰凉的雨滴更能让他冷静的思考。
于是他义无反顾的走进了雨中。
雨滴肆无忌惮的落在他身上,衣服早就被雨水浸湿,紧贴在肌肤上。
他将思绪像整理拼图一样一块一块的连接拼凑,终于在走到家门前时将拼图拼好。
上面的图案却让他哭笑不得。
「不是吧喂。」
拼图上是店长的那句话。
「你还爱着他。」
「真是...倒大霉了啊。」
「最后居然还是栽在你身上了吗安迷修?」
但让雷狮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现在的心情,比任何时候都要舒畅。
「真是不想承认,让我再试一次吧。」
「最后一次。」
_
「哇居然下雨了啊!」店长看着外面浓郁如泼了墨的宣纸的天空和狂风骤雨不由得惊叹。
「也不知道那个孩子带伞没有,这么大的雨要是没有伞那就太糟糕了。」
安迷修完全无视掉店长的碎碎念。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他有些恶劣的想。
『能把那个恶党弄感冒最好,上天简直是为民除害。』
店长偷偷看了安迷修一眼,见他没有任何反应暗自叹了一口气。
『算了,小孩子的事情任他们去吧。』
正打算倒掉垃圾时却看见了安迷修扔掉的照片。
「这么好看的照片扔掉也太可惜了吧。」
店长小声嘀咕着,将照片检出,擦拭过后贴在了照片墙上。
「哈哈,但愿神能保佑那个少年能成功吧,」
店长轻笑。
「不愿意让安迷修走上想自己的老路啊。」
_
淅淅沥沥的雨声注定会让人心烦意乱。
雷狮这样,安迷修也这样。
「烦死了。」
像是冥冥之中的默契。
在不同地点的两人看着窗外的雨同时轻声道。
_
安迷修的低语被店长听见。
「是吗?」
店长笑着对他道。
「可是我觉得这雨下的刚刚好。」

–tbc–
想写自然在一起的雷安x
文笔不够【咸鱼样

【雷安】刚刚好

*新人第一次发文,文笔不好请多多包涵。拜托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请告诉我!
*学院背景,都是高中生。
*其实就是一个雷总趁安哥睡觉的时候偷偷啵了一下的故事。
*ooc慎入!!!

午后阳光正好。

白衬衫的少年趴在桌子上安稳的睡着。
阳光从窗帘缝隙中调皮的钻入,照射在他褐色的发梢上洒出一片金黄。
戴着头巾的人把玩着耳钉,上面小小的玻璃在阳光的反射下发出耀眼的光泽。

「真好看」
小小的扬起嘴角。
透过把玩耳钉的手看向那个睡着的人。
也不知「真好看」是说的耳钉还是这个安睡着的人。

「不可能这么和睦相处。」
两人从来都不能平和的坐下来说话。
「风纪委员和学校流氓怎么会和睦相处呢?」
心头这么想着。
「这个人可一直都蠢毙了。」
「张牙舞爪的小猫,自以为是。」
『那为什么要放弃大好的逃学机会在教室里盯着这个傻瓜睡觉呢?』
不知哪里传来的声音这样说到。
一句轻飘飘的话就足以把这个揣着莫名心情的人推上风口浪尖。

「又怎样?」思索了一会儿后少年做出了回应。
跳下桌子,轻手轻脚的走到他身旁。
安眠人的脸上泛着柔和的光。
「这家伙睡着的样子比平时一脸严谨的样子好看多了。」

忽的窗帘被风吹起,阳光猝不及防的掉了进来,照了一屋子的暖意。
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温柔的气息。
少年轻轻的用指尖捻着睡着的人都之前金色的发梢。

「刚刚好。」
三个字在他心头突然出现。
他的手控制不住的顺着额头划下,触碰着他的眉。
这里平时面对着他都是紧锁着的。
「展开多好看。」
冒犯者不由自主的这样想。
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嘴角的笑似乎被阳光渲染,挂上了一丝暖意。

手向下划去,停在眼睛上。
现在那里是闭着的。
但他很清楚,睁开的样子。
散发着夺目光彩的,耀眼的祖母绿。
饱含着正义的,扫清一切污秽的光芒。
让人移不开眼。
睫毛长长,他轻轻用指尖扫了扫。
软软的,不同于他外表的强硬。

这双眼,比宝石还要美。
即使看向我的时候,总是愤怒。

划过白嫩挺拔的鼻,最终停留在紧闭的唇上。
「软软的,湿润稍许。」
「虽然对我从来都吐不出什么好话。」
想到这儿不由得抱负般按了按。
鬼迷心窍般轻轻勾勒着他的唇形,小小的骚扰了一下。
被骚扰者似是觉得不舒服,抿了一下唇。
少年呼吸一窒。
慌乱的心情争先恐后的冲向大脑。
幸运的是这个不知者仍是不知的安稳地睡着,大概只是生理反应。
这个常常无视校规,肆意妄为的少年松了口气。

他反思了自己如同臭流氓一样的行为,并很乐意的让这个行为延续下去。
「不妙。」
陌生的情绪占满心头,让这个向来掌控一切的人有点不知所措。
可他却不愿从陌生情绪中脱离。
「刚刚好。」

微风和阳光纠缠,渲染出暧昧的氛围。
这个刚刚还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年现在完全掌握了节奏。
系在头上的发带被风吹的微微杨起。
紫罗兰色的令人艳羡的瞳孔现在深邃地让人看不见底。
少年坐在之前拖过来的椅子上,占据了桌子的一个空白的角,轻轻趴着。
他的手指仍停在褐发人的唇上,指尖触碰着两瓣软肉间的缝隙。

如同被海妖蛊惑的王子一般,这个不羁的少年缓慢的凑近。
唇与唇相接的滋味是美妙的,而这个第一次体验的人明显沉醉于这个美妙的触感。
他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尖舔舐着仍没有知觉的人的唇缝。
「不够...」
仍不知足。
他大胆的撬开唇缝,用牙齿轻敲那人的牙齿。
「白痴,快开门啊。」
简直是乘人之危。
他霸道的用舌头撬开,品尝到了内里无法形容的鲜美滋味。
柔软的,温暖的,如同缠绵的微风和缝隙中透露出来的一丝阳光。
不炙热,但足以让人感到温暖。
少年贪婪的掠夺着属于那人特有的晨露一样的味道。
直到对方轻哼了一声。
他才大梦初醒般慌忙离开。

他定定的盯着这个三番两次让他出现陌生情绪的清瘦少年。
和他被吻的微微张开的唇。
在确定仍没有醒之后他起身。
面无表情的走出教室,只是眼眸中似乎隐藏着十分复杂的信息。

「铃——」
下课铃响起,这个体育课在教室里补觉的少年终于悠悠的转醒。
他睁开眼,不甚清晰的视线和迷糊的头脑还是让他注意到面前的椅子。
「奇怪?怎么有椅子放在这里?」
他小声嘀咕,手放在椅子上。
上面还有残存的余温。
「大概是被光照热了吧。」
他这么想着,将椅子放回到它该在的地方。
他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唇上还残留着什么。

阳光,微风和少年青涩的吻。
还有一个人的莫名的情绪。

「可是明明一切都是那么的刚刚好。」

–tbc–
告雷总性骚扰x

板绘新新新手
影山真帅啊 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帅气
私心影日tag

第一次板绘!
即使手再抖也抵挡不住我对格·人生赢家·瑞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