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攻张大爷

来自一位杀我没杀死我反拉我一起杀人的暗香兄弟。

【邱蔡】段子后续

这是上个段子↓
点我看邱居居尬赎蔡居居


蔡居诚莫名其妙被邱居新赎了回来带回了武当山。蔡居诚一脸懵逼的看着一众狂欢的武当弟子一个最大的疑问蓦的冒上心头。
“你们哪儿来那么多钱的?”蔡居诚印堂发黑尝试发现这个惊天大阴mao。
宋居亦好不容易能正大光明喝点酒全都拜蔡师兄的洗尘会所赐,于是非常热心的回答,
“当然是我们全武当凑钱的呀,不过有一些别的门派的少侠顶着什么‘邱蔡后援团‘的名义也来捐了钱,数额之大把吓了我们一跳,连超级穷的华山弟子都捐了不少钱!”
蔡居诚脑门突突一跳,虽然不明白‘邱蔡后援会‘是什么,但总觉得这个什么会跟来点香阁喝醉说出邱居新和他名字大半夜被扔出去的众少侠们有关系。
在让他全程都觉得莫名其妙的聚会结束之后他被黄乐带到了曾经是他的但如今是邱居新的屋子里。
但显然他并不知道这是邱居新的屋子,还以为是自己的,毕竟房间东西放的位置都没变过,就连他走之前的那根发簪都原封不动的放在几上。
黄乐把他送到屋子里准备离开被蔡居诚突然拉住。
“告诉我......居心何在。”蔡居诚咬牙切齿的对着黄乐道。
黄乐一怔,蔡居诚隐隐觉得这怔愣似曾相识,便听见黄乐道,“邱师兄之前下山买小鱼干了,应该快回来了,蔡师兄你等不了多久的。”话毕便施施然离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徒留蔡居诚在风中凌乱。

其实这个段子我就是想开车


【邱蔡】

武当少侠一到点香阁,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少侠,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一本邱蔡本子,还要一本蔡居诚写真集。”便排出九枚元宝。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嫖了点香阁的蔡居诚了!”武当少侠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进了点香阁大半夜被蔡居诚扔出来,被邱居新吊着打。”武当少侠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赎不能算嫖……赎蔡师兄…!…武当人的事,能算嫖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邱蔡大法好”,什么“蔡居诚武当内销”之类,引得各门派少侠都哄笑起来:点香阁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吞山海是邱居新现在身上穿的那套
镇玄衫是蔡居诚现在身上穿的那套
又甜又虐

【邱蔡】
武当少侠日常刷邱居新好感。
骑马至桥边一如既往地有同门师兄好心提醒,
“今天邱师兄好像挺高兴,但你还是要老实点。”
少侠觉得哪里不对。可是见邱师兄的喜悦胜过了一切。
少侠日常送礼后绝望的看着好感度找邱师兄说话,却只见邱居新双眼无神似乎回味着什么,眉目中都带着一点冰雪消融的笑意。
他反应慢半拍回过神来才对着少侠道:

“蔡居诚最近好贵,你,别去找他。”

...???

蔡师兄您可以详细说说您是怎么被邱师兄折辱和囚禁在后山中的吗?我好开车。

【邱蔡】
蔡居诚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赎出去感到奇怪便知道了赎自己的人是邱居新。
蔡居诚看着面前面色冷峻的邱居新心中惊疑不定,面色阴郁道“你...是何居心?”
邱居新一怔,道“是...是你的居新?”


后续↓

点我看蔡居居激情回归

【瑞嘉】那只龙(上)

安静祥和的凹凸城迎来了它的第一次灾难。

就突然那么一天,毫无预兆的挎擦一道闪电就劈下来了,紧接着几分钟内风云骤变,天黑的像那天格瑞的脸。

格瑞讨厌雨天,尤其是这种突如其来没有预兆的暴雨,直接将他下午出门练剑的计划打乱,让这个非常有计划性将人生规划做到六十岁的少年心烦意乱。那把绿色的大剑孤零零的被放在架子上,而他的主人正黑着脸在壁炉旁看书。

和格瑞的黑脸截然相反的是王子门口守卫的脸。

“咔嚓——”一声又一道闪电落下,映出守卫的脸惨白的脸,跟鬼片演的一样。他的脸因眼前所见变得扭曲异常,看起来既可怕又滑稽。

但这是可以谅解的,因为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一看就会让人脑子卡壳觉得今天晚饭的蘑菇汤是不是炖的毒蘑菇所以脑子产生了幻觉的——一只龙。

“陛下!!!陛下大事不好!!!”之前的那位倒霉士兵屁滚尿流的往王的住处赶,其音色怪异还破音,且音量之大掐指一算大概是能绕床三日,直接将在床上睡的正熟的王吓的跳下床。

年轻的王在侍女的服侍下披上披风,短短一分钟女人年轻的脸上疲惫便消失殆尽,只剩下十二分的精明能干。

“怎么了?”年轻的女王对着面前的士兵道。

“启禀陛下,”士兵顺从的颤抖着跪伏在地上,秋看见他的汗一颗一颗的滴在地毯上。

“王子被龙...抓走了!”

第二天清晨格瑞提前了半小时到了王宫。

他昨晚没怎么睡好,雨刷刷的下了一晚上,让这个浅眠的人无法安睡。

而且女王更意外的今早提出紧急会议,让他心中一阵不妙。

怕不是和昨天的大雨有关。

在王宫内待了几分钟,没等到意料中的一抹金毛出现,格瑞心中的不安感更深了。

女王按时开启了紧急会议。

在行过礼后秋无力的摆摆手,示意要开始说正事了。

格瑞第一眼看见秋就觉得太不妙了,好看的脸上尽显疲惫,虽然这个年轻的掌权人平时一直处于繁重的政务和各种王宫内部的勾心斗角之中紧张的周旋着,但也从未流露出丝毫卑怯之意,但今天秋的憔悴超乎他的想象,这个在外面十二分强势的女人似乎在一夜之间就败了。

秋坐在那里,责任强撑起身体,嘴唇动了几下。

格瑞脑门儿突突一跳,心脏就像突然被捏了一下。

他听见秋刻意平淡的说出这几个字,

“昨夜王子被龙抓走了。”

她在说什么?

格瑞感觉自己幻听了,他用了一分钟将秋的话听进耳朵,再用一分钟在周边吵杂的环境中动用他从小到大语文老师的辛勤付出分析串联起了这个句子。

王子,就是金,在昨天夜里,被一条龙,抓走了。

世界真是奇妙这白痴是不是一个没看住就把人家龙蛋给偷了。

理解题意后格瑞开始听的清周围的人说话,旁边一个元力技能是「瞪谁谁怀孕」的王臣说着对此事毫无作用的话。

“这,这根本不可能啊,龙这生物多少年没出来过?就算出来,抓咱们王子做什么啊?这根本就不符合逻辑!”

格瑞叹口气,可能他知道这件事有什么逻辑了。

“陛下,属下愿前往龙窟带回王子。”

冷清的声音不大,却让整个房间安静下来。

秋满是意外,但眼中却生出几分欣喜。

若是格瑞的力量,能把金安全的带回来也说不定。

“你确定?虽然你的能力确实有目共睹,但这么危险的事,格瑞你可以再考虑一下。”秋虽然心动但仍是给了格瑞再一次选择的机会。

“属下确定。”格瑞头也不抬,似乎禺定秋绝对会同意他出此行。

秋松口气感激一笑,“那好。为我们的勇士备上最好的马!安迷修,将最好的马赐予格瑞。”

安迷修恭恭敬敬的说是,内心各种流泪,天知道他有多想和格瑞一同去斩除恶龙,万一这条恶龙就是他想斩的那只那简直再好不过,可事与愿违,作为女王的贴身骑士,安迷修并不能离开他的岗位,只能眼睁睁看着格瑞当英雄背负带回王子的使命踏上除龙的路途。

会议结束后秋单独和格瑞谈了一下。

“格瑞,我是看着你长大的,知道你的能力有多强,但也正因如此,我也会放心不下你。”秋语重心长的跟格瑞说,看他的眼神犹如看弟弟的姐姐。格瑞年幼失去双亲,从小就是给她养活大的,没血缘关系都快养出血缘关系了。看着这孩子以前小时候还横着一双眼睛跟着光着屁股的金玩儿呢,转眼就长这么大了,还长得帅的不讲道理,真是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格瑞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道。

“我大概知道他为什么被抓走。”

秋瞳孔一张,静静地等着格瑞的下文。

“三个月前我遇见了一只龙。”

三个月前的一个夜里,那天没有月亮,整个世界简直是在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里,格瑞大半夜睡不着出来透透气。

他拿着瓶牛奶,像一个七十一岁的退休老头儿在花园里溜达。

说实话这大半夜真没什么好逛的,但格瑞这人喜静,半夜反而和他有种无比和谐的气场。

就这样,格瑞漫无目的的走,打算走一会儿就回去,直到他看草丛里什么一坨动了一下。

格瑞属于野兽直觉从来没有怀疑自己有过错觉,他警惕的朝着那坨动了动的草丛走去。手中紧紧的攥着那杯牛奶。

格瑞像一条狼一样缓慢的悄无声息的接近那块草地,终于他借着路灯的光看清了那坨东西的真面目。

“这是......一个小孩儿?”

格瑞看着自己怀里的少年有点发愣。

这小少年看起来不咋地可密度也太大了。格瑞感受到怀中那份沉甸甸的重量。小孩儿长得很可爱,脸上有点儿婴儿肥,包子脸上还贴这一张幼稚可笑的星星贴纸。头发金灿灿的和金有点像,但在这小孩儿身上显得张狂无比。

他眉头向下扣着,看起来凶巴巴的。戴着根大的过分的围巾。

格瑞看了半天没忍住,戳了下少年的包子脸上的星星。
然后小孩儿就醒了。

格瑞严重怀疑这家伙是个人造人而那颗星星是他的开关。

“你是谁?”小孩儿醒来第一眼就很凶的发问,眼神凶的像是他不说就咬他一口,让格瑞刚刚对他包子脸的好感哐啷掉了一地。

“格瑞。”格瑞也不想多纠缠,直接报了名字。“你是”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直接打断格瑞的话“我叫嘉德罗斯。”

格瑞看着面前张狂的不可一世的小个子,心中有点不尽然的恶感。

“你是什么人,怎么在这里?”怎么想花园里出现一个少年都很不正常,格瑞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头。

“我在这里是个意外,至于我是什么人?”自称嘉德罗斯的高密度少年牵起一边嘴角露出一个狂妄的笑。

“我可不是人,我是一条龙!”

可以说是非常不可一世了。

然而很不给面子的,嘉德罗斯的肚子在此时叫了一下。

格瑞觉得那些抽象派艺术家的色彩应用也不怎么地,还没有现在嘉德罗斯的脸色来的精彩。

格瑞突然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

可能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小屁龙大概是迷路了掉这儿了然后被自己捡了,趴一会儿之后饿了。

格瑞出于对抽象派艺术家嘉德罗斯的欣赏决定把自己珍贵的牛奶给他喝。

嘉德罗斯有点懵逼的看着面前这个白毛毛的面瘫递过来的牛奶,也觉得自己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是在瞧不起我吗?渣渣!”

然后一棍子扫了过去。

格瑞反应迅速瞬间躲开那一棍,下一秒烈斩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嘉德罗斯倒是笑了起来,提着棍子居然出现了几分肃杀的味道。

“不赖嘛渣渣,有点意思,看看你还能躲开几棍!”

“...不可理喻。”

然后两个人莫名其妙的打了个爽。

嘉德罗斯一脸满足,带着几个带血的伤痕冲格瑞笑。

“很好,你还有点儿意思,叫什么...格瑞!我们下次再战!”

“然后他就变成龙飞走了。金色的,很大只。”格瑞面无表情的陈述过去的故事。

秋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道。

“那为什么他要抓走金。”

“因为从此之后他老来找我打架,我不愿意就躲着他,后来就三天前他给我下最后通牒,说再不和他决斗就要采取特别手段了。”

“所以他就抓走了金?”秋不可置信道。

“现在看起来是这样的。”格瑞一脸的诚恳。

秋感觉完全无法理解那条龙的脑回路,合着自己弟弟被抓走就因为他这么个幼稚的想法。

点烟的手,微微颤抖。秋感觉自己明天需要问传说中最聪明的卡米尔,龙是不是脑回路和人类的不一样。

她露出了一个疲惫的笑。

格瑞出发前看着安迷修面色有些扭曲的将马牵到自己的手里大概也能猜出点什么。

于是格瑞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肯定道“回来之后我会把马还给你的。”

安迷修愣了一下感谢他的好意,而后道“不对我难过不是因为这个。如果你遇到一条龙是是紫色眼睛的,人形的时候带着根星星头巾的,请一定要替我,噢不,替天行道,将那条龙宰了。”

“他很坏吗?”格瑞思考了一下,想着能让这个虽然脑回路不怎么正常但人还是很有亲和力的骑士如此深仇大恨的肯定不是简单人物。

“没错,罪大恶极,坏透了。”安迷修似乎是想到那人的模样咬牙切齿道。

格瑞想了想,还是说“好,我遇见就斩。”

安迷修不吝啬的给出一个露大白牙的笑,“那先谢谢了!”

就这样,屠龙勇士格瑞踏上了征程。

语文课没控制住自己